关欣紧咬着下唇,认真道:“到底是我的福,还是我的祸,那可真是说不准!但这件事因我而起,我不希望连累到任何人,请放我师傅离开!”

“你说的倒是轻巧,可他擅自闯入关王府,单单这件事,就足以定他死罪。”

关伟毅冷笑道:“更别说,昨晚他的好兄弟徐经夜闯我关王族,还杀了我的侄女,你的堂姐关晴。”

“如果他能把杀了我侄女的人交出来,说不定放他走的事情,还能商量。”

关欣无比着急,可话还没有说,就被刘辰打断了:“关欣,你没必要跟他多费口舌。这关王族根本没把你当做自己人,你从始至终只是一个牺牲品罢了。”

刘辰一脸冷漠的说道:“今天我来到这关王府,除了要带我徒弟关欣离开,还有一笔账,要和关王族算!”

“师傅,就当我求你,你赶紧离开关王府吧!别管我,这都是我的错,我不该把你牵连进来,这一切本来跟你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
关欣红了眼,强忍着泪水,不让眼泪从眼眶滑落:“关王族内强者如云,你进来容易,出去难,带着我这个累赘,更是离不开啊!”

她真不想看到刘辰有去无回,葬身于关王府。

一开始在见到刘辰时,她确实想要拜这个有着强大实力的人为师,顺便也是为自己找一个强大的靠山,不用就此出嫁。

上京是连王族都不敢随意伸手的地方,只要她留在上京,成为了刘辰的徒弟,就不需要再担心那些麻烦事。

但是,她从未想到,关伟毅会亲自跑到上京来带她回去。

这足以证明,这次的联姻,对于关王族的重要性。

尽管,她跟刘辰相处的时间也不长,但刘辰远比这些跟他有血缘关系的人,要让她感到温柔。

在这冰冷,利益至上的关王族,她根本得不到所谓的亲情。

刘辰对于她而言,自然不仅仅是师傅,还如同哥哥一般的存在。

她又怎么能够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哥哥,因为受到自己的牵连,而死在关王族。

在听完关欣这番话之后,刘辰却是一脸平淡的说道:“我不做没把握的事,既然我敢来,自然是有把握把你带走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