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暗的地牢里弥漫着刺鼻的味道,地底深处关押着重刑之人。

这里看不见天日,甚至听不到犯人的哀嚎,安静得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,以及偶尔一两只蹿过来的老鼠吱吱声。

楚倾尘一步步走下阶梯,一眼便看到了位于尽头的牢房。

夜琅岐全身被十六条锁灵链束缚着,除此之外并没有受刑,可见轩辕噬的格局。

“你来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楚倾尘用钥匙打开牢门,里面倒也宽敞,并没有她想象中的污秽。

他还是和从前一样,微笑着看她:“抱歉,也没什么可招待你的。”

虽说长相一样,但他这具身体明显比在现代的时候要年长几岁,比起稚嫩的少年多了一些成熟。

楚倾尘席地在他对面坐下,从储物戒指里拿出准备好的饭菜一一摆放。

夜琅岐扫了一眼,“你还记得我的喜好,真好。”

“废话,在一起生活这么久的人,我怎么可能忘记?从秘境到现在,你应该没有进食先吃饭。”

他伸手拿起筷子,铁链发出响声。

“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味道。”夜琅岐捧着碗大口大口的吃着,眼泪顺着脸颊滚落。

他本以为楚倾尘是来要一个说法,谁知到现在她都没有开口,反而还给他准备了饭菜。

楚倾尘看着对面狼吞虎咽却流着眼泪的男人,“我记得你以前说过宁愿流血也不会流泪的。”

“为什么?”夜琅岐低着头,任由眼泪颗颗滚落到碗里。

“不管你是什么身份,有什么目的,至少我们在一起相依为命的日子不是假的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