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99章

“玄苍,你”

玄苍一双眸子恢复了波澜不惊,他宛如一只倨傲的雄狮,睨着南流渊淡淡开口:

“你以为自己很聪明?在你利用牵牵、试探我的时候,南流晔早已查清了面具人的下落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

南流渊不敢置信地看向玄苍,如果南流晔查清了面具人的下落,怎么可能不向皇上禀告?

“这不可能!”

玄苍轻轻勾起唇角,眼中尽是嘲讽:

“跳梁小丑。”

说罢,他转身重新握住云梦牵的手,大步往山下走去。

南流渊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,感觉自己快疯了!

下山的路并不长,可是对于和坦与莫图来说,却漫长得难熬。

他们走在玄苍身后,始终盯着他,他今日动用了内力,只会加快毒性发作,经脉逆转带来的疼痛怎么能吃得消?

可是他此刻却像个正常人一样,依旧健步如飞,死死地握着云梦牵的手不肯放。

是不疼?还是已经疼到麻木?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