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一样,都是清热去火的。

“老爷子,您怎么知道我会上火呢?”

云千帆夹起一块苦瓜放进嘴里,入口时充满蒜泥的香味,而后便是淡淡的苦味。

“老头子我开店四十多年,形形色.色的人看过不少,客官看似平静,但是眉头却时不时皱起,似有烦心事。”

“老头子我别的不行,做菜看人,还是有一套的。”

老者脱下围裙,坐在门口的位置轻轻敲了敲老烟斗,而后拿出火机轻轻点上。

抽了一眼老爷烟,随后看向有些阴沉的天空。

“要下雨了,黄河又该涨水了。”

老者的自言自语让云千帆多看了他一眼。

这老者,好像有些奇怪啊。

但是看起来,就是个寻常人。

“老爷子,你懂得看天气?”

云千帆多问了一句。

在他看来,这老爷子似乎有些不一般。

“偶尔猜得准些,这天气阴沉沉的,不下雨还能下刀子不成?”

老爷子倒是哈哈一笑,没在说话,只是抽着烟。

见状,云千帆也不好多问。

三盘清炒,倒是让云千帆胃口大开,都被他吃了个干净。

“老爷子,多少钱?”

放下碗筷,擦了擦嘴。

“三十。”

老者头也没回的说了一句。

云千帆看了一眼钱包,没有零钱。

只能取出一张百元大钞放在了桌上,“老爷子,钱就放在桌上了,我先走了。”

老爷子点了点头,没在回话。

云千帆笑了笑而后转身离开。

当他离开许久之后,老爷子才起身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