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丫头,现在就你陪着我了,以后咱父女俩一起走。”云千帆偏过头,对着身上的棺材开口说。

接下来这段时间,整个防御基地在云千帆的带领下,损失了不少人,但是活下来的那些人,实力都有了大大的提高。

不过,云千帆也发现最近那些吞噬者的攻击频率好像减少了许多。

平常时候,一般都会两天左右进行一次小规模的袭击,五天左右会进行一次大规模的攻击。

但是现在却很奇怪,这段时间以来一周都不会出现一次小规模的进攻,偶尔半个月左右,会对防御基地发一次小规模的进攻。

这种现象不仅让云千帆很奇怪,哪怕是楚雄和张天成等人一样的很奇怪。

指挥室中,所有高层人员都在。

“你们对这些吞噬者的进攻频率有什么看法?”

云千帆目光扫视着所有人,眉头微微皱起,脸色有些不太好看。

对于他而言,吞噬者的这种方式很显然已经超过了他们原来的那种进攻方式,看得出来原来的那种进攻方式毫无章法而言,只是固定的一个模式而已。

但是现在,他们的进攻可以说是越来越有计谋了,他们会从各个方向发起进攻,包括前门和后门在内。

甚至,他们还会寻找城墙的弱点进行攻击,有好几次城墙都被毁坏了大半,若非他及时出手,城墙恐怕早就已经破了。

“云爷,我觉得最近好像有些不太对劲,这些吞噬者好像变聪明了,就好像有人在背后指使他们一样,而且他们能够寻找到我们城墙所铸造的弱点所在。”

楚雄的话让众人陷入了思考之中,城墙的铸造就是用钢铁和水泥灌体而成,外面用一层厚厚的铁块包裹了整个城墙。

这种级别的强度,至少能够抵挡住开脉境巅峰吞噬者的进攻。

但是,这种城墙有一个致命的缺点,那就是怕酸。

而让人意外的是,这些吞噬者的胃部,能够吐出一些腐蚀性的酸性液体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