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林说完,直接消失在了云千帆眼前。

他留在这里起不到任何监督的作用,相反云千帆还能拿这个当理由。

毕竟,当初他答应的是给一处非常安静的环境给云千帆。

“哎,这里面的人是谁啊,一个太虚境初期的,怎么让武林长老亲自来见?”

“哪里只有武林长老啊,武鸠刚刚可和他聊的相当火热呢!”

“话别乱说,我听说啊,这小子是杀了武天的人!”

“不能吧,这小子太虚境能杀武天吗?”

“谁知道呢,反正这种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,不惹为妙!”

“......”

武林的离开,让一众武盟弟子热议了起来。

他们虽然不知道云千帆是谁,但能让武林和武鸠同时见的人足够引起话题了。

而且,这小子还是太虚境初期的,这就更加让人猜疑了。

这个境界,能不能加入武盟都是一回事。

更别提让武林长老和武鸠同时来见了,这气场确实够足的!

“你们说的都不对,我和他就一墙之隔,据说是炼制什么傀儡的!”

一众武盟弟子的热议很快也吸引了云千帆的注意。

他归墟境中期,在武盟里面其实不算太弱。

这些弟子的事情,好多也就归墟境初期的样子。

所以,云千帆还是很轻易地混入了他们其中。

“别胡扯了,太虚境初期炼制傀儡,你还一墙之隔呢。”

“这小子说的有点道理啊,不然怎么解释太虚境能有这般待遇呢?”

“有个屁的道理,傀儡是太虚境能炼制的吗,要我说还是杀了武天比较靠谱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