到时候,即便是白羽巅峰状态也是没法和帝尊的这具界外分.身抗衡的。

当然了,这都得等到出去之后再说,出去都难,担心这些毫无意义。

别看现在是相当和谐的,但只是需要这么一点点的契机,就会让这里的平衡瞬间消失。

“哎,你们说这小子真的能带我们出去吗?”

“谁知道呢,多半是假的,不过有人信他而已!”

“管他呢,反正咱们也找不到出去的方法,倒不如相信他,起码有个念头!”

“信倒是信,但问题是这还得等多久啊!”

“就是啊,这破地方老子是待腻了的,到处都是一个样,什么鬼地方嘛?”

“哎,你们之前探查的怎么样了,这里有出口吗?”

“出口,想什么呢,这里四面八方都是一个样的,什么都没有!”

“......”

一时间,武盟的人开始了议论,对比云千帆而言,他们算是最无辜的。

什么都没有做,被武云和武林拖入了这种地方。

几乎是没有逃出去的可能性的,到现在为止,他们都还对云千帆保有了最大的敌意。

当然了,这些敌意都在潜移默化地被云千帆消除。

对比武林或者是武盟其他管事的而言,云千帆这边的管理上是相当宽松的。

只要跟着云千帆,至少是不用再受那些拘束的。

当然了,这些仅仅只是对于武盟的低阶修士而言,那些高阶的修士可从动摇过。

所以,云千帆的口碑在武盟内,那是两极分化的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