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昱修见她信心满满便安下心来,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你便开口。”

“我不会客气的。”

......

顾念笙出了问天殿后并没有立即回寝宫,而是去了沂河的住处。

“见过殿主。”见顾念笙亲自前来,沂河有些吃惊,连忙行了一礼。

顾念笙摆了摆手,“都是自己人的时候就不用行礼了。”

一进屋,她便发现晏言竟也在这里。

“见过殿主,弟子这就告退。”

“既然来了就留下来一起谈谈吧。”顾念笙示意他坐下来不着急,这才问道:“你们方才在聊什么?”

“回禀殿主,我们是在商谈铺子被索要保护费一事。”

沂河也不隐瞒,现在万千殿里处处妥当,唯一的问题便是这铺子了。

“铺子的事我们进行得十分隐秘,这阵子毒殿一直紧盯着我们,所以知晓此事的也都是心腹,按理来说不会轻易被发现。”

晏言亦是点头,“为了避免被人发觉,铺子里除了有两个号称在外执行任务的弟子坐镇之外,其他人都是在问天城请的,实在是不容易被发现。”

见二人也看清了问题所在,顾念笙的心情倒是很好,果然沂河和晏言都可为心腹。

“那你们觉得问题出在哪儿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