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苏璃欢生产后,宫中又相继发生了一系列事。

先是请旨出宫养病的王昭仪,最终还是病势加重,在莒宫外过世了。

按理,过世的妃子是要葬入皇陵的,但皇上未提,内务府也迟迟没有操办此事,于是便不了了之了。

紧接着,又有不少的妃嫔告假出宫回娘家探望家人,皆被霄长乐一一批准。

还有几个,一心礼佛,既不愿回家,也无心承宠,于是霄长乐便在后宫偏僻安静处建造了庵堂,让其居住。

于是不过短短的四个月,原本偌大的后宫便人丁凋零了。

御花园中行走的,只见宫人,不见主子。

当然,玉露殿是除外的。

自太子霄瑶和二皇子霄璧满月之后,玉露殿便门庭若市,前来请安的人络绎不绝。

虽大多时候见不到皇后娘娘,但是礼数到了,来奉迎的人便也心安了。

这日,苏璃欢正在房中照料一对双胞胎儿子,霄长乐便自外头进来了。

他先去净了手,这才自苏璃欢怀中将儿子接了过来,一边哄着,一边跟自己的皇后道:“有空多歇歇,别累坏了自个儿。”

苏璃欢笑道“抱自己的孩子,又怎会累?”

眼见霄长乐将两个雪白可爱的皇子一左一右抱着,她忍不住凑近了过来,捏着儿子的小手,柔声道:“瑶儿、璧儿,父皇抱得你们舒服么?"

两个孩子如今已经四个月了,因为早产,出生时皱巴巴的如同瘦猴一般。

好在之后经细心照料,已日渐长开,露出了漂亮的五官。

两个孩子似是很喜欢自己的父皇,被他抱在怀里,这里揪揪,那里扯扯。

小小的孩子,力道却大。

霄长乐身上崭新的龙袍,很快便破他们扯得皱巴巴的。

两个小家伙在苏璃欢的逗弄下,睁着两双圆

溜溜的大眼睛盯着她。

一个看她半响“咯咯”地笑了起来。

另一个则是撅起嘴,淡定地吐了个泡泡。

苏璃欢给霄璧擦了擦嘴角,跟霄长乐道:“皇上,你说咱们璧儿这性子,也不知随谁。”

小小的孩子,总是不声不响的。

既不爱哭,也不爱笑。

她记得她小的时候,甚是活泼呀。

“咳咳~"

霄长乐闻言,轻咳了一下,藉以掩饰面上的不自然。

事实上,他小的时候,便是这般淡漠的性子。

故而他父皇说他甚有为君之相。

但是苏璃欢却没发现这些,她现在一颗心全在孩子们身上。

看见霄长乐咳嗽,她忙道:“皇上可是病了?若是身子不适,就赶紧派人宣太医吧。”

说着,似是生怕他传染给孩子,忙自他手上将一对宝贝依次抱了过来,放回摇床。

霄长乐不由一阵气滞。

虽说他一直盼着她诞下龙嗣,生下皇子。

现在结果也超出他的预期,一下干生了两人。

他肃清后宫的事可以顺遂进行,满朝文武也是无人敢言半句。

可谁知,自从霄瑶、霄璧生下来,她便似变了个人一般。

每天眼睛一睁开,夜里睡前念叨的,全都是这两个小家伙。

不过是小小的的婴儿,除了皮肤嫩些,眸子黑些,浑身肉嘟嘟一些,却有哪里好?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