该死的!

慕西爵蹙着眉头,缓步走了过去,“有客人来,应该通知我们一声才是。”

低沉的声音落下,室内的人才反应过来。

“爹地......”

“爸爸......”

“爸爸。”

三崽子喊着慕西爵,却除了慕渊抱着江晚晚,其他两小只都紧紧抱着那个男人的裤腿,像是要焊接在一起似的。

这让慕西爵醋意大涌,更拧紧了眉心,不悦的凝视着江晚晚和严博。

“慕先生,你好!”严博轻笑伸出了手。

慕西爵这才从正面看清楚男人,整个人温文尔雅,举止有度,眉目清朗柔和,文人的风采像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,自有一种读书人的清高。

慕西爵的黑眸仿佛星辰般闪烁了一下,原先的不悦顿时一扫而光,伸出了手,“你好,是叫严博吧?”

严博点头轻笑。

看着两人握在一起的手,江晚晚和三个崽子都呆了。

这还是慕西爵吗?

有人贸然闯入,按照他的脾气应该是把他揍一顿才是,现在居然一团和气的和严博握手?

慕西爵面带疏离客气的笑容,“严先生,有失远迎了,待会儿一起用晚餐,我来摆酒赔罪。”

严博轻轻抬手,推脱道,“慕先生客气了,我今日来,主要是受人之托看看慕小姐的身体状况,我也是刚刚回国,就不叨扰您了,改日我再来向老爷子赔罪。”

严博说着看向了床上,却见床上空落落的,慕西愉已经趁人不注意下了床,像一具行尸走肉一般朝门外走着。

“姑姑?!”

三小只立马上前把慕西愉拼命给抱了回来。

慕西愉突然瘫倒在地上,悲痛欲绝的哭了起来,“骗我,他骗我......他又骗我......”

众人对视一眼,纷纷围了上去,江晚晚和三小只抱着慕西愉一个劲儿的安慰。

屋子里众人此起彼伏的叹息声一声高过一声。

然而,屋子里的人没有人会知道,老宅的大门外,有一高大的人影拿着望远镜望着里面的一切,最终,他还是攥紧了手,忍着心底的剧痛和纠结转过了身。

众人安顿好慕西愉,严博和江晚晚随意聊了几句便匆匆告别,离开了慕家老宅。

江晚晚和慕西爵带着孩子用过晚餐,也回了新宅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