方安听到这句话后,心里多少放心了一些。

可下一秒,又惆怅了起来。

他看着苍晗月欲言又止,还是苍晗月发现了他的异常,才问,“还想说什么?”

方安思考了两秒,“老大如今两边不是人,大苍明着夸赞,暗地里追捕,西北那边又下了追杀令,也不知道老大能不能熬过去。”

苍晗月停顿。

她抿了口茶,还是淡然的模样,“还是那句话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,他既然选了,就要靠自己走下去。”

说完,她的脸色便冷了下去。

方安识相地没再说什么。

吃完饭,他们早早回放休息。

灵儿跟苍晗月一间房。

知道苍晗月这人爱干净,灵儿早就吩咐店小二准备了浴桶和暖水,正伺候着苍晗月擦拭身子。

“边境那地方可是连洗澡的地方都没有呢。”灵儿看着肤若凝脂的肌肤,深深叹口气。

那模样,跟个老妈子似的。

苍晗月取笑道,“你才一个十几岁的丫头,有时候说话怎就那么老气横秋的?”

灵儿的脸瞬间涨红,连忙道,“主子,奴婢这是担心您!你看您这皮肤多白啊,多嫩啊,边境那地方哪里是您这样的尊贵之躯去的。”

“何况,王爷可是战神,天底下,就没有他解决不了的战事。”

灵儿说起风烈云,语气和神情都是那般自豪。

苍晗月心里也是满心敬佩,“我知道。”

顿了顿,“但是,他在哪,我在哪,就算他再厉害,我也想陪在他身边,与他一同面对。”

灵儿愣住。

她怔怔地看着苍晗月,似乎明白了什么。

赶了两天路,苍晗月的身体说不出的疲累。

于是,躺在浴桶里,任由灵儿擦洗,她闭着眼睛休息……

本就是想闭目养神,没想到水温太过舒服,她竟睡了去。

灵儿小声喊道,“主子?”

喊了两声,见苍晗月没反应,灵儿用手测了测水温,见水温快凉了,怕苍晗月会受凉,便转身出去打热水。

灵儿前脚把门关上。

紧接着,一道身影悄悄走了进去。

脚步声很轻,甚至夹杂着一股寒气。

那人来到浴桶前,看着躺在浴桶里的苍晗月,眼睛微微眯起,深邃而又炙热。

他又靠近了一些。

躺在浴桶里的身子,肌肤胜雪。

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她的身体,是那样的美好动人。

他忍不住伸出手,想要触碰她手臂的肌肤……

苍晗月察觉到不寻常的气息,警惕睁开眼,“谁?”

看到身边的人时,她猛地眸色一沉,“是你!”

说完,才意识到自己正一丝不挂躺在桶里,不由得恼怒起来,二话不说从水里一跃而起,一把扯过屏风上的衣服,迅速穿上。

随后,站定在温醉玉面前,一双眸子满是厉色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