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家人甚至都默认傅姿才是他们的一家之主。

也并不觉得有什么奇怪。

“挺厉害的。”

傅姿为自己的丈夫正名,想起小白鹿在床头用修长的指尖把她嘴里的烟夹走,反手叼在嘴边,露出烟嘴上的一点红色唇印,而他湿着发弓起腰冲她挑眉的样子,当真是……

“又野又酷。”

听着傅姿对白鹿予的评价,这下不只苏音,连南颂都红了脸,两个人捂着脸,连连惊叹,“哦莫哦莫……”

这就是传说中的反差萌?

*

天都快亮了,傅彧他们的检查工作终于结束。

纷纷过来领媳妇。

白鹿予身子都快冻僵了,进了南颂他们屋子搓了搓手,灌了一大杯热茶,就直接过去将傅姿连带着被子抱了起来。

这一瞬间男友力爆棚。

苏音一时间都看呆了,相信小叔是只小野鹿了。

“我们回屋睡了,晚安。”

白鹿予很敷衍地跟众人道别,就迅速抱着媳妇往外窜。

南颂在后面大吼,“把被子给我们留下!”

白鹿予脚步不停地往前跑,声音甩在身后,“不行,不能冻着我们家姿姿,你们重新烤一床被子吧!”

南颂:“……”

“是哦。”

傅彧刚如法炮制地把苏音也扛在肩头,这才想起来外面还挺冷的,问南颂和喻晋文,“你们还有被子吗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