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昭昭歇了个午觉起来,便见珍珠说起林之舟要走了。

自从上次望月山上,林之舟被宁夫人母女“糟蹋”的事情传出去,他便再没有登台唱戏,后来沈昭昭见过林之舟一面,她才知道林之舟原来被宁家拿捏了弟弟,才不得已为她们办事。

现在宁家虽说已经倒台了,但林之舟在京都城已经待不下去了,自然是要走的。

沈昭昭想了想,还是道:“他现在在哪儿?”

“还在畅音阁呢,说是今天唱最后一场戏,方才让人送了帖子来。”珍珠将帖子送到沈昭昭的手里。

沈昭昭想了想,还是决定去一趟。

沈昭昭走到府门口,却见守在门外的侍卫问道:“夫人要出门?”

沈昭昭顿了顿,点点头:“去畅音阁一趟。”

侍卫立马吩咐人安排马车。

沈昭昭上了马车,挑开车窗帘子往外望去,却见旁边的屋檐上几个黑影闪身而过,她认得,这是慕容府的暗卫。

畅音阁今日爆满,满京都城都知道,这是林班主的最后一台戏,所以几乎都来捧场了,门票都翻了好几倍。

沈昭昭在畅音阁常年包着一个包间,小厮一见她便认出来了,恭敬的将她直接请上了二楼。

沈昭昭上楼的时候,顺着栏杆往下看到了楼下大堂内乌泱泱的人群。

“咱林班主的戏实在是火爆,今儿都是冲着林班主来的,可惜了是最后一场戏了,林班主还担心慕容夫人不来呢,因为林班主还想着给夫人赔罪。”

沈昭昭笑了笑,没说什么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