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哈哈哈……八万多两!没想到有这么多钱……咱们楼氏部这次发了啊!”

“那个冤大头的楚国大皇子,这次特么的可算是亏大了。”

“活该,这就是和我们作对的下场,可别忘了,他还欠银霜公子十倍赔偿呢……”

是夜,被抢的萧氏部内一片愁云惨雾。

与之相反,楼氏部族长大帐里,却是一片欢乐的海洋。

在大帐的最中间,整整齐齐放着近二十口大箱子。

每口箱子上,都被牛皮带牢牢捆着,接口处还贴着封条,看样子还没打开过。

在这些箱子周围,则是围坐成一圈的楼氏部高层。

老老少少,一个个面前摆满酒肉。

一边大肆嘲讽楚嬴和萧氏部,一边互相推杯换盏,大快朵颐。

气氛热闹得如同过年一般。

酒至酣处。

楼温兴致上来,忽然抓起酒杯站起身来,朝着众人得意大笑:

“哈哈,那些俘虏说,这里面有八万多两银子,我想大家,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金银吧?”

他刻意顿了顿,忽又高声道:“想看看吗?”

“那还用说,当然想!”

异口同声。

“哈哈哈,想看就一起干了这杯,然后我们大家一起开开眼界。”

楼温当先将酒一饮而尽,众人被他勾得心痒难耐,赶紧纷纷起身回敬。

“好!”

楼温待他们喝完,当即招来两名护卫,随手指着场中一口箱子,笑着吩咐道:

“去,给我将箱子打开,让大家都仔细瞧瞧。”

两名护卫点头,上前拔出弯刀,将牛皮带一一斩断。

周围人同时睁大了眼睛。

下一秒。

随着护卫将箱子打开,他们又同时全都傻了眼。

“嘶!这是……石头?!”

“不是说是金银吗,怎么会是石头?”

“怎可能?!”

楼温笑容僵在脸上,慌忙上前仔细查看。

在确定这只是一箱石头后,他仍不愿接受,连忙又命令两名护卫,将剩余的箱子全部打开。

然而,结果没有任何改变。

不管两名护卫打开的是哪一口箱子,无一例外,全部装的全都是石头。

等到最后一箱开启,楼温脸色已经变得铁青,阴沉得仿佛能下一场暴雨。

熟悉他脾气的人都知道,这是他即将爆发的征兆。

“楼洪!楼睿……这就是你们抢回来的东西?”

楼温低头将所有箱子最后扫了一遍,然后,将凌厉的目光落在两个儿子身上。

楼洪和楼睿本来还期待着论功领赏。

结果,做梦都想不到,事情竟会出现这样的变化。

从小就慑于乃父威严的他们,面对处在爆发边缘的楼温,自然不敢轻易捋虎须。

二人又惊又怕,慌忙也走出来,楼洪试探道:“阿爸,你不是在怀疑我们吧?”

“冤枉啊,阿爸,孩儿可以对大轮天发誓,我们真的没有动手脚。”

楼睿接着开喊:“是啊,阿爸,还有诸位长老,请你们相信我和大哥。”

“这批箱子被我们抢到手时,就是这样,不信的话,你们可以问随行人员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